• 买的是下午两点的票。十二个小时前睡觉,中午起床,匆匆跑到王府井的时候,胃几乎是空的。我想看电影之前至少要啃个汉堡,但是麦当劳的人太多了排不上队,最后抱了一桶爆米花和一杯热澄汁进去。之所以非得弄点吃的,是因为我想当然的以为,《蓝莓之夜》是个会勾起我食欲的电影。

    Jude Law第一次把蓝莓派端出来的时候,我就期待着来点望梅生津的感觉,可当融化了的白色冰淇凌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流淌到甜点上,就开始觉得,错了。

    可能是富士胶片的颗粒质感让绚丽的色调有了冰冷而非流丽的...